中國中東問題特使吳思科昨日向南都記者表示,西部大開發實施十幾年後,需要新的發展,建設“一帶一路”正是西部大開發的海外延伸。
  有學者將這種向西擴展合作與文化交流至中亞、非洲、歐洲稱之為“西進”。在吳思科看來,“西進”是順應自然的發展。
  梳理中國最早的對外開放歷史,絲綢之路正是向西開放,這種開放給中國的經濟、文化等都帶來極大裨益。兩千多年前絲綢之路上騾馬駝隊走過的道路,如今正被高鐵等現代交通運輸網絡覆蓋,中國踏上了絲綢之路復興之旅。
  而西亞北非地區位置尤其特殊,位於“一帶一路”的交會處。
  阿爾及利亞駐華大使哈桑納·拉貝希向南都記者表示,中國的向西開放不僅能夠幫助阿方提振經濟,也成功助推了雙方的文化交流,這一做法更有助於維護和平與穩定。
  “西進是一個‘面’的發展”
  南都:你怎麼理解“西進”的概念?最近中俄達成的協議、此前與歐洲合作都是這一策略的表現嗎?
  吳思科:中國加大對外開放改革,這是一個戰略性的政策。和歐洲的合作都可以納入到這一策略裡面。“西進”不是過去絲綢之路簡單的複製,而是涉及到經濟發展,基礎設施建設等,網絡更是要通達,人文的交流也要有,這些需要政府政治上的高度認同和民眾的互相認同。
  “西進”是一個“面”的發展,可以延伸到中亞、歐洲、俄羅斯。當然它有主線,同時有延展,一個項目有一個點,點展開就可以成為一個面。
  海上的主線從東南亞、南亞一直到一直到東非或是紅海,這樣連在一起,陸地上通過西亞、中亞,歷史上也都有,但今天的水平不是歷史的重覆,而是更高的檔次了,前不久習近平主席訪問歐洲,提及未來交通網絡的延伸,很鼓舞人心。中亞、西亞包括非洲歐洲更緊密地連接在一起,這對於大家都是互利的。
  南都:“西進”的基礎是什麼?
  吳思科:這一區域面臨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階段,從能力技術上說,中國有比較高的基礎,很成熟的經驗,比如高鐵、能源合作,新能源的開發包括航天和太空領域的發展,在這些國家會帶動社會和經濟的發展。中國和這一地區有很強的互補性。
  南都:怎麼看待“一路一帶”在西進中扮演的角色?
  吳思科:西進其實既包括“一路一帶”這樣經貿上的合作,也有人文交流,這也是特別強調的,這些國家都在主張文明的多樣性,通過西進戰略我們更加重視文化的交流和文明的對話,而不是說我們路修好了就好了,“一路一帶”是實體,人文交流是靈魂,結合在一起才能長久。
  西亞北非地區位置尤其特殊
  南都:西亞北非在中國整體的外交戰略是處於什麼位置?
  吳思科:外交是一盤棋,哪個都很重要,而這一地區本身就有著特殊的地位,且中東是發展中國家的群體,發展中國家是我們外交的基礎。這些國家也是大周邊外交的組成部分,從經濟等方面都非常重要,因此我們整體外交中非常重要的環節國家也是非常重視。
  南都:在“西進”過程中,中國應該如何處理同美國的關係?
  吳思科:“西進”說涉及的領域確實是非常重要的地區,西亞北非地區在地緣政治上處於亞非歐大陸的中心地帶,加上特殊的文化結構,包括民族宗教上、能源資源的重要性,世界上沒有哪一個國家不重視這個地區。
  在這個地區有中國關切的利益,中國希望能夠通過政治的方式推動熱點問題得到解決,區域能夠得到穩定,這一點上中美的訴求是一致的。我們跟美國有在中東問題上對話的戰略機制。但是同時還是有一些人有冷戰思維和零和思維,認為中國要是參與就會剝奪他們的利益。我們不謀求霸權,不像他們所說搞新殖民主義,我們關心問題解決,實現互利共贏,這才是我們謀求的。
  南都:對於中國的“西進”戰略能否真正解決這一區域的問題,創造一個新的世界秩序,你怎麼看?
  吳思科:我們肯定會添加新的動力和正能量,這是符合中國和這些國家地區的利益與和平需求的。儘管我們的作用是有限的,但是我們意識到我們的責任,我們會往這個方向努力。
  南都記者劉佳 娜迪婭 實習生王付嬌 王晶 韓士皓  (原標題:中國向西開放有助於維護和平與穩定)
創作者介紹

個人信貸

xx98xxmz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