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鐵站里的木木和阿哲(受訪者供圖)
  北漂女孩的地鐵人生:唱歌賺錢的研究生
  文/中國新聞周刊網實習記者 陳飛
  說起地鐵里的賣藝者,你可能是這樣一種印象:衣冠不整,可能還有殘疾,身前掛一塊求助的牌子,帶著大功率擴音機遠遠地唱著《鳳凰傳奇》走來。所過之處,乘客們紛紛避讓,然後那賣藝人便像摩西分開紅海一般,穿過人群向遠處去了。而給賣藝者錢的人,恐怕感覺跟施捨乞丐差不多。
  但記者面前的這個女孩,卻足以打破以上所有關於地鐵賣藝者的刻板印象。90年出生的木木,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陽光、自信,落落大方。而她的歌聲,更是令人驚艷。
  在地鐵六號線上,這個來自江西瑞金的女孩和她來自東北的男友阿哲,一人一句,甜蜜地唱著《你是我生命里的一首歌》緩步走過,而車廂里乘客們的目光,都或多或少地被這對小情侶吸引著,不少人給他們遞上一些零錢,甚至還有人走上前用手機錄像。
  這些人大概想不到,木木其實是北京某大學國際漢語教育專業的碩士研究生。地鐵賣藝對她來說,是一種賺錢的方式,更是一種接近夢想的方式。
  賣藝女孩:最難的是說服自己
  談起為什麼要賣藝,木木說:“因為我看到了一些賣藝掙錢的人,覺得自己不比他們差啊,就試試咯。”但她其實也有過顧慮。對於賣藝,她最初的看法是:“不想拿這掙錢,我那麼喜歡吉他喜歡音樂,怎麼可以用它們掙錢,搞得那麼物質。”不過,她聽朋友說,賣唱的人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又能掙錢,人家聽的人很享受也樂意給錢,兩全其美,何樂而不為呢?又覺得似乎很有道理。而來到北京後,相對較高的生活費用和想要獨立的強烈意願讓她最終下定決心,背起吉他走上了街頭。
  一開始,木木並不是在地鐵里賣藝的。花園橋北的過街天橋上,中關村、富力廣場、鳥巢附近的街頭,都出現過她的身影。去之前一般還要先在網上查查哪裡沒有城管,才敢過去。“不過我還是遇到過兩次,好在他們都沒怎麼為難我,可能看我是學生吧。”木木說。
  到現在,她還清晰地記得第一次賣藝時的情景,那是2012年的暑假。“打開包包的那一刻很緊張,不好意思抬頭,一遍一遍地調音,給自己找藉口,不想那麼快就就唱,擔心沒人理又擔心被人趕走。”木木回憶道。這個時候她一抬頭,看到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,光著膀子跨在一輛迷你自行車上,“他看著我,好像在等我唱歌。然後從褲子里搜出五毛錢硬幣丟在我的吉他包包里。”說到這,木木笑起來,“對他說了下謝謝他就害羞的騎走了。”這個小男孩幫木木解除了最初的緊張。而木木就這樣漸漸習慣了賣藝的日子。“說服自己了之後,就不會再過多地去在意別人的看法了。”她說。入冬之後,木木又把陣地轉移到了地鐵里。“地鐵里很暖和啊,就不用再在外面挨凍了。而且學校門口就是地鐵站,也很方便。”
  對她來說,賣藝最開心的是有人聽到她的歌聲,駐足聆聽遲遲不走,“這樣我會很清楚他們的確是喜歡聽我唱歌,畢竟同情不至於讓他們停留太久。”當然,有時也會遇到些令人尷尬的時刻。有一次唱完,一個大姐走到木木跟前,說:“做這一行很不容易吧!”臉上充滿同情。木木只能笑,說“還好吧”。另外還遇到過有人說:“我每次見到有人賣唱幾乎都會捐錢。”木木說:“當時聽到這個‘捐’字心裡就很不舒服,不過我也不能說什麼,只好繼續彈琴裝沒聽見。”  現在,木木會在沒課的日子出來唱歌,收入已經足夠她自給自足。賣力唱一天,六七個小時大概能有四五百是我收入。“也是時好時壞吧。如果有時候給大票的多會好一點。我現在學費都是自己掙的呢。”說起這些,她很驕傲。“不過,比起掙錢,更重要的是,這會讓你有一個舞臺,去得到別人的認可,非常有成就感。”
  對於這個在地鐵里賣藝的女孩,她的同學們又有什麼看法呢?提起木木,他們的反應是:“哦,是那個唱歌的女孩吧!”記者瞭解到,木木曾作為一個名為“真人圖書館”項目里的典例給大家做報告。“雖然課上沒怎麼見過她,不過我們歌唱比賽上她是主力,而且英語課上還跟我們分享過她街頭演唱的視頻。反正還挺有名的吧。而且她好像還是預備黨員。”當被問到會不會覺得賣藝這種方式有些不妥時,一位同學說:“我覺得還好吧,就是一個把興趣和賺錢結合起來的方式,沒太多的看法。”
  “北漂”家庭第二代:唱歌讓我覺得幸福
  別看木木現在考上了熱門專業的研究生,還在準備入黨,似乎是個學霸,高中時的她可是個“淘氣”的學生。“那時候不好好學習啊,經常逃課,後來高考了才臨時抱佛腳,所以才僥幸過線。”說起大學,木木有幾分遺憾。她本科的學校在贛州,並不是很好。也是在這時候,木木跟一個學長學會了彈吉他,“我覺得自己這方面還蠻有天分的吧,一直對音樂也比較有興趣,學得挺快的。”
  但是,木木的父母一直都在北京,雖然一直沒拿到戶口。父親是司機,母親是超市促銷員,木木基本是被爺爺奶奶照顧大的。“我就是考過來跟他們團聚唄。”這句話被木木說得輕描淡寫,似乎考研對她來說,和學會吉他差不多容易。“我父母一開始也不贊成我去賣藝,說家裡還沒窮到那地步。我說我每次去唱歌都儘量穿得時尚,別人是欣賞我才給我錢的。後來他們看我能靠這個自給自足了,也就默認了。”說起父母,木木也有著大多數年輕人都有的煩惱。“我從小到大,他們一直在念叨我,要我好好學習,現在上研究生了也在說這個,怕學習不好找不到好工作。”說到這,她聳聳肩。除此之外,最讓木木煩心的,還是男友阿哲不被父母認可。
  木木和阿哲是在一個吉他音樂愛好者群里認識的,比她大一歲。大學畢業,阿哲放棄了一個國企的工作來北京陪木木,於是就有了地鐵里小情侶共同賣唱的一幕。“他現在沒有穩定工作嘛,我們爸爸媽媽就不太承認我們的關係。”說到男朋友,這個女孩有些小羞澀。被問起最看重對方身上什麼優點時,她思考了一會說:“他做事情很有計劃,然後對音樂也很執著,吉他和唱歌的技巧也比我厲害。這是我比較佩服他的敵法。不過我的音色比他好!”最後她自信地補充道。
  作為“北漂”的第二代,木木說:“我們現在其實跟父母那輩也一樣,都是儘量多吃苦多掙錢,不過我們可能要多追求一份精神上的滿足。”這也是為什麼做過家教和促銷員的木木最後還是選擇了賣藝。“唱歌讓我真正覺得幸福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那種快樂跟單純的打工掙錢是不一樣的。”而且,地鐵里的賣藝經歷,也讓木木有機會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。“有一次,一個大叔看我唱歌,就要把他提著的一整箱王老吉送給我。當時沒反應過來,拿了一會,實在是太重了,最後還給他了。他還硬塞給我一罐。”而最快樂的記憶莫過於有時唱著唱著,車廂里的人會一起跟著唱。“當時是一群年輕人上來,都在一個車廂,我們唱他們也跟著唱,最後大家一起鼓掌、歡呼。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因為音樂跟陌生人成了朋友,很快樂。”
  說到未來的規劃,她坦言以後可能不會繼續走音樂這條路。“以前也和阿哲一起報過一些選秀節目,中國達人秀什麼的,但是編導瞭解了一下情況就沒有回音了。我們這樣沒有後臺的想要成明星我覺得還是挺難的,現在已經不去想了。以後可能還是去當老師或者公務員吧。要結婚生子的話,賣藝這個肯定就不能繼續了。”對賣藝的最大的收穫,她概括為:“對自己有了更多的認同吧,面對挫折的自愈能力也會好一些。“
  對馬上就要到來的2014年,木木的願望是跟男朋友阿哲一起開開心心地繼續唱歌,攢點小錢。而對於更遠的未來,她說:“我不會說那麼多,只能說我會努力讓自己和家人越過越好吧。”
  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(編輯:SN054)
創作者介紹

個人信貸

xx98xxmzu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